爱游戏综合app官网版

当前位置 : 爱游戏综合app官网版 > 资讯 > 《星际之宝妈威武》主角伦宝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

《星际之宝妈威武》主角伦宝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

时间:2020-05-28 06:27:31编辑:刘俊龙 作者:萌家冉滢 人气:

《星际之宝妈威武》作者:萌家冉滢,科幻类型小说,主角:伦宝贝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劳教学院的工作效率是相当的不错的,这边处罚通知才下达,那边就有人开着飞车来警局门口接人了,让白子月都开始怀疑人生。如果她没记错的

星际之宝妈威武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星际之宝妈威武》 第二十二章 初识秦小三 免费试读

劳教学院的工作效率是相当的不错的,这边处罚通知才下达,那边就有人开着飞车来警局门口接人了,让白子月都开始怀疑人生。

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劳教学院是位于中央星附近的二级居住星学院星之上,乘坐飞舰过来都需要两小时,而她进警局到现在将将三小时,难不成还有别的倒霉蛋跟她一样?

不得不说,白子月真相了。

刚走到警局大门口,她就看到门边蹲着一个灰扑扑的人,头发凌乱,衣衫又脏又破,都露出了里头的羽绒,好似刚从哪个桥洞下里钻出来的乞丐般,那人的旁边站着个年轻稚气的男警察。

“严打都管到乞丐头上了么?”白子月很好奇,“没听说过乞讨也要判刑呀~”

联邦整体生活水平吧不算差,只要勤劳肯干,总能找到份糊口的工作,奈何有些人天性懒惰,明明能够免费读完大学,偏要抗拒义务教育,读完初中高中,甚至小学就辍学,宁愿当黑户在外流浪乞讨。

在中央星,乞丐是没有容身之地的,不是说没有同情心丰富的人施舍,而是抓得严,免得影响星容星貌。

讲道理的说,即便是放弃学业的黑户,抓到后也该遣返户口所在星球强制入学才是,不该送进劳教学院才是,毕竟联邦不乐意学习的黑户还是挺多的,都送进一个学校都装不完,莫非这个乞丐有什么特别的身份?

柳警官哪里知道白子月一瞬间就脑补了N多内容,随口回了句,“乞丐查清身份后直接遣返户口所在地,不会送去劳教学院。”

厌学的人哪里能塞一块儿,可别把其他人也影响了,别看劳教学院里头刺头多,教育出来的人才还真不少,在教官们的镇压下,刺头都得变乖乖牌。

白子月瑟瑟发抖,劳教学院的教官好像挺不好惹的,她真的不能不去嘛?

早知如此,她不该赌气,要是向老妈老哥求救了,肯定不会陷入这般境地,如今后悔晚矣,惩罚通知书都下来了,通讯器也在第一时间被收走,想求救都没门了。

“怎么,怕了?”柳警官轻嗤了声,嘲讽意味十足,“像你们这样的大小姐,明知道有些事不能碰,偏要仗着有后台胡作非为,等碰得头破血流了才知道后悔。”

“谁怕了呀~我吗?怎么可能!”白子月努力挺直小身板,即便真的后悔了她也不会承认,那样会显得她很没担当。

柳警官没打算给傲娇的小丫头留面子,直接指出,“若不是怕了,你的手怎么会抖个不停。”

这真是,瞎说什么大实话!

白子月好气呀,有些话不说出来还能愉快的聊下去,可负责她的女警官明显不乐意给她留面子,那就不聊了。

不过,她还是决定想办法挽回点脸面,便指着窝在门边那个灰扑扑的人问,“那他是要遣返的吗?”

没等柳警官回话,蹲在那里的灰团子就蹦了起来,迅速的回身,一手叉腰,一手快戳到白子月脸上,尖声咆哮,“你说谁是乞丐,本小姐有的是星币,怎么可能是乞丐!”

“哦,原来是误会,”白子月淡定的抬手挥开伸到眼前的脏爪子,好似并不吃惊。

警局本来就是安静的地方,她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若是蹲坐在门口的灰团子听不到才有问题,所以遭到反击并不觉得意外,可看清自称‘本小姐’的人是何模样后,她觉得自己挺无辜的,“其实也不怪我,谁让你不修边幅,看着好像几个月没洗澡似的。”

啧啧,这姑凉的脸可真是凄惨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不是困的,而是被人揍的,还有那衣服,原本该是白色的吧,只是在地上滚了不少灰,还被撕扯成条条装,特有乞丐风味。

可怜那张漂亮的小脸上东一道西一条的,尽是抓痕,都接近毁容边缘了。

“收起你廉价的同情心,”灰团子气得哇哇叫,“我可是秦家三小姐,不是乞丐,也用不着你同情。”

不得不说,这位的小脾气小脾气可真够厉害的,难怪被人揍得这般凄惨。

白子月晃了晃脑袋,决定不跟爆炭脾气的灰团子计较,毕竟从眼前的情况来看,灰团子很可能是她未来的校友,再加上她们年龄相近,要是倒霉点指不定还是同一年纪或者同一个班的同学,不能把关系给闹僵了。

怀揣着和平共处的念头,白子月主动低头道歉,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性子比较直,不会说话,一不小心就说错了,希望你别跟我计较,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?”

“算啦,本小姐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计较,”秦三小姐傲娇的表示,“我叫秦娇,你可以喊我三小姐,也可以叫我娇姐。”

“哦哦,我知道了,”白子月纯良的点头,不过,“三小姐和娇姐听起来不够亲密,要不我喊你秦小三吧?”

也不知秦小三的爸妈是怎么想的,秦娇谐音青椒,听着不够高大上,该不会是秦家妈妈怀孕时喜欢吃青椒炒蛋,便给女儿取了这么个贴切的名字吧!

为什么说是贴切呢,答案很简单,因为秦三小姐脾气实在太暴躁了,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就挥了好几次拳头,若非负责看管秦娇的警官够尽责,估摸着她得在肃穆的警察局门口挨上一顿揍了。

打架的话,白子月不认为自己会占下风,只是眼下处境有点尴尬,还是该夹起尾巴做人,免得错上加错,她可不想大学毕业后要继续蹲看守所。

嗯,女子打架十年不晚,要是有机会的话,迟早有机会打上一场,她不着急。

秦娇好气啊,竟敢当面喊她小三,是嫌命太长了吧,可她的拳头挥不出去,想揍人都没办法,只能凶巴巴的瞪着大眼睛抗议,“马警官你怎么能这样,没听见有小太妹骂我嘛,还不赶紧让开!”

胆敢当面喊她小三,一定是皮痒了,必须得严惩,要不难消她心头体之恨。

然而,这里是警局,不是秦娇所熟悉的地盘,即便有心要教训白子月,也没那个机会,只能站在原地跳脚。

白子月郁闷的心情忽然好了几分,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什么的,果然很不错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