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游戏综合app官网版

当前位置 : 爱游戏综合app官网版 > 穿越 > 空间之蜜宠甜妻

更新时间:2022-07-20 11:27:01

空间之蜜宠甜妻 已完结

空间之蜜宠甜妻

来源:落初 作者:翩然云若 分类:穿越 主角:秦晓梅花 人气:

《空间之蜜宠甜妻》作者:翩然云若,穿越类型小说,主角:秦晓梅花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秦雨,一朝穿越,成了楚三的新婚妻子。相公丰神俊朗,体格健硕,可惜不能人事?大哥欲代兄弟洞房之欢,这是哪门子乱七八糟的关系?相公身中剧毒,婆家人豺狼虎豹,经济窘迫,吃了上顿没下顿,这样的日子怎么过?幸好,老天送她一枚空间戒指,空间在手,日子不愁。为了生计,逼得她秦雨赚的钱财,伺候好老公,处理好矛盾,眼看着光景渐好,一把火烧掉了所有。本来以为相公葬身火海,那竟是个阴谋,而她,处于阴谋的漩涡之中——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好了。”秦晓舒了一口气,蓦地抬头,红唇滑过他的下巴,与他的棱唇撞到一起,那柔柔软软的感觉顺着她的唇传到心间,彼此呼吸间炙热的气息升腾着,她的脸再一次变得通红。

“唔——”,秦晓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这个该死的男人,竟然用他铁一般的长臂勾着她的脖子,用力舔吻她的唇,人都已经成了半个残废了,居然还会吃她豆腐,秦晓按住心头异样的感觉,心一横,贝齿狠咬。

“咝——”,吃痛的陈云秋松开她,棱唇上渗出鲜红的血珠,却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咧开嘴傻傻的笑着。

“你混蛋。”秦晓避开一个安全的距离,横眉冷目的看着他,眼神冰冷凌厉。

“你是我娘子,这种事本来就该夫妻之间做,为何混蛋?”陈云秋慢悠悠的从桶里站起来,抬腿,大咧咧的走出来,丝毫不在意自己一丝不挂,更没有方才脱衣服时的羞涩。

无耻,秦晓心中怒骂着,却觉得他所说无可厚非,她的确是他的妻子不是吗?在这样以夫为纲的年代,丈夫占有绝对的主动权啊。

好在,陈云秋没有裸着很久,终于自觉的穿了衣服,经过一番运动排毒,他的体力消耗很大,穿了衣服后,所剩无几的力气只能够他勉强倚在床边,连抬抬手指都觉得费力气。

天色渐渐暗下来,秦晓去小厨房炖了一些鸡汤,诱人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,她想,用不了多久,前院那些所谓的陈家人就会来看个究竟,她需要及早做准备才是。

端着鸡汤进屋,陈云秋正闭眼眼神,听到她的脚步声,缓缓睁开眼睛,一双亮的耀眼的眸子紧紧凝视着她,唇角上扬,心情极好。

“我炖了鸡汤,趁热喝,待会儿恐怕会有些闲人前来打扰,我需要及早应对。”秦晓将盛好的一碗鸡汤端到床边的桌子上,又用小盘子端了两个馒头过去,她自己则另外盛了一碗汤,一手握着馒头,一手抓着筷子,大口喝汤吃肉,没有一会儿,手中碗大的馒头便被消灭掉了。

她抬起头,对上陈云秋惊愕的目光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吃相太吓人了,不由得讪讪一笑,解释道:“太饿了,让你见笑了。”

陈云秋眸中透出一丝心疼,棱唇微抿,叹了口气,“非陌,待我伤好,定不会让你这么辛劳。”

“呵呵,不辛苦,不辛苦,你先慢慢吃,我出去看看。”秦晓转身,心中弥漫着一丝感动,她是孤儿,从小孤独的长大,从未体味过亲情的温暖,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的话让她心波微动,这种被关怀的感觉真好。

桂花果然看到了这座小院的异常,烟囱中袅袅升腾的薄烟让她有些狐疑,她想尽方法说服翠花来到小院门前,为的便是查出端倪,在主子们面前立功请赏。

夜色渐浓,浓墨一般的天空中稀稀拉拉的挂着几颗星星,月亮无精打采的躲藏在云层中,仅余一层朦胧的余光淡淡的笼着大地。

三少的小院孤零零立在夜色中,方才还升腾着薄烟的烟囱此时没有了动静,翠花在空气中嗅了嗅,有些惊慌的抓着桂花的胳膊说:“桂花,你闻闻,有饭香味,似乎是,鸡汤的味道。”

桂花眯着眼,仔细嗅了嗅,狐疑的点点头,果然是这样,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香味,仔细辨别的确是鸡汤的味道。

“糟了,一定是夫人回来了,你记得吗?她弥留那些日子,就是嚷嚷着要喝鸡汤,可是,大少他们连她这点要求都没满足,她一定是走得不甘心,回来报复了。”翠花浑身颤抖,脸上神色比哭还难看。

“你胡说什么?院子里一定有人,说不定就是三少和三少夫人,听说他们逃走了,咱们进去看看吧?”桂花不满的皱着眉头,心里犯着嘀咕,早知道翠花这么胆小,应该找两个家丁来才对。

“啊啊啊.....啊啊啊......啊......”,忽然,院中传来一阵空灵的歌声,桂花面色一紧,仔细听去,那歌声有些熟悉,似乎正是夫人曾经哼过的歌,那个女人是戏子,有一副独天得厚的好嗓子,一般人想模仿那可模仿不来。

“啊啊啊......”,歌声继续着,翠花却盯着墙头惊骇的尖声大叫:“啊——鬼呀,夫人,夫人,饶了奴婢,奴婢没有害过您,要找就找大少他们啊,啊——”。翠花一边尖叫着,一边软软的跪下去,不停的磕着头,额上渗出大片血渍。

桂花顺着翠花的视线望过去,蓦地瞪大眼睛,在她失神的瞳眸中,一个身着白衣的女鬼披头散发,鲜血顺着七窍缓缓流淌而出,最恐怖的是,此女鬼没有下半身,就那样在墙头摇曳着,她身上的衣服分明就是夫人穿过的戏服。

“夫人,夫人,不要找奴婢,奴婢,奴婢——”,桂花说着,连滚带爬的往回跑,连一旁磕头的翠花也忘了管。

过了不一会儿,陈家的家丁来了十几个,墙头上摇曳的女鬼显然已经不见了,墙下的青石小路上趴着一个人,有胆大的拽起她,发现竟然是翠花,平日里挺娇俏机灵的女孩,此时目光呆滞,口水横流,一个劲儿的冲着人傻笑,显然已经被吓傻了。

翠花的傻劲儿配合着桂花绘声绘色的描述,陈家再也没有人敢踏进这里半步,在这个被一个绝望的女人诅咒过的地方,留下了鬼影重重,阴森可怖的传说。

秦晓将身体全部隐在空间中,透过空间往外瞧去,只见下方的家丁和丫鬟们都战战兢兢的变了脸色,拉着吓傻了的翠花和惊恐无比的桂花迅速的离开了这里。

“嗨,还真是不经吓。”秦晓嘴里叼着根草叶,挑挑眉,摸了摸手上的空间戒指,这东西可是个宝儿啊,不仅可以储存东西,种植庄稼,还可以隐身,最妙的事,可以随着她的心意隐身,方才,她就是穿了夫人的戏服,隐了下半身,披散着长发,画着赤红的唇,扮成了一只怨气冲天的鬼,效果还真是不错呢。

她从墙头跳下来,心里美美的,这下好了,短时间内,前院那些复杂人等是不会来这里打扰他们了,只要七天时间,她就可以医好陈云秋,然后找个地方安生的过日子,凭着她的医术,陈云秋的身手,即便在这举目无亲的异世也同样可以过得好好的,不是吗?

天色愈加晚了,秦晓琢磨着,经历了一番折腾,陈云秋怕是早已睡着了,正好方便她绕到夫人的屋里洗把脸,换掉这身不伦不类的装束。

夫人的门虚掩着,秦晓仔细回忆了一下,刚才是开了门没错,可出门的时候不是小心的关上了吗?她也没多想,伸手推过去,这门年代久了,推开时发出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刺耳。

屋里伸手不见五指,秦晓一边摩挲着火折子,一边眯着眼判断屋里物品摆放的位置,突然,眼前白影一晃,非常迅速的闪过去,刮过一阵阴森可怖的凉风,吹得她额前的碎发扑簌簌乱飞。

咝——,她倒吸一口凉气,素来不信鬼神的她第一次心里毛毛的,她深深吸着气,拼命想要镇定下来,手却不停使唤似的一个劲儿的颤抖,连火折子都握不住,扑棱棱的掉到了地上。

她急忙蹲下去,伸手四处摩挲着,没有摸到火折子,却摸到了一只大脚,秦晓后知后觉的抬起头,眼前火光一闪,火折子点燃了一支蜡烛,跳跃的火苗照亮了眼前的景物,陈云秋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面前,门开着,夜风顺着门缝吹进来,吹拂着他白色的长衫扑簌簌的乱飞着。

“你——”,秦晓像被咬着了似的跳起来,伸出手指指着他的眼窝子便要开骂,目光扫过他有些泪意的眼眸时,心软了下来,“你知不知道,人吓人吓死人的。”她缓和了语气,忽然想到这个屋子自夫人没了后便被封闭了,自己未经他的允许擅入,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